【绿色观点】除了换茶叶蛋、折价券的思维,电子垃圾回收可以怎幺

  • 阅读(527)
  • 点赞(356)
  • 收藏(891)
  • 日期(2020-06-13)
【绿色观点】除了换茶叶蛋、折价券的思维,电子垃圾回收可以怎幺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现在都很有环保意识,会关注废弃物处理造成的环境与劳工安全问题,但是你会发现,废弃物处理业者的存在却变成一种社会的矛盾,从最原始推着推车收回收的阿公阿嬷,到马路边成堆废铁废纸的回收厂,再到环保园区盖的美轮美奂的绿能工厂,大家对于资源回收处理工厂存在着许多既定的刻板印象与标籤,像是垃圾、髒乱、污染、恶劣的工作环境等等。

先进国家也跟你想的一样,所以他们都把垃圾往其他国家送,这里面最倒楣的就是第三世界国家和中国大陆。回收当然是有钱赚,但是久而久之也造成很多社会矛盾,所以中国大陆在当了几年的全世界最大的废弃物输入国之后,去年开始禁止「洋垃圾」,也就是所谓的固体废弃物进口,这下子先进国家的垃圾就没地方去了!

固体废弃物有很多种,我们今天还是聚焦谈谈电子垃圾,中国大陆这样出手之后,大家开始改变策略。国际上有《巴塞尔公约》,约束跨境的废弃物转移,使得以往将电子废弃物运往第三世界处理的先进国家,不得不开始发展处理技术。一方面自己产生的垃圾自己清,各国开始源头减量并落实回收系统,另一方面中国大陆境内的回收料来源锐减,导致回收料成本上涨。往好方面想,这项禁令让一些规模小但污染大的回收厂逐渐被淘汰,留下较有规模的回收企业,创造中国回收产业升级转型的契机。

反观我国的作法,只能说作茧自缚。1993 年发生二仁溪污染事件后,为了满足环保团体和社会大众的期待和要求,政府禁止混合五金废料的进口。后来我们发现回收事实上可以形成一个很大的产业,但我国不是《巴塞尔公约》的缔约国,我们无法轻易和缔约国之间进行废弃物贸易,只好花了 12 年的交涉,终于在 2005 年与日本签订「关于控制有害废弃物越境转移及其处置协定」,但依然不敢开放五金废料的进口。

二十多年来,处理厂商因料源不足要求开放,环保署陆续鬆绑后,仍剩下 14 项混合废五金,还列在有害事业废弃物名单上不得输入,包括电线电缆、废电压器、废电脑、废家电、废印刷电路板及其废料等等。

搭配新南向政策,以及禁止输入的规定,当台湾电子废弃物处理的技术想要迈向国际时,第一步是将技术移转至东南亚,但到了东南亚赫然发现日本企业已经在当地发展了十几年,而我国政府的新南向政府开发援助资金,针对的是东南亚当地的基础建设,使得回收厂商要在当地建厂只能自立自强。

况且若是要技术移转,最核心的贵金属精炼技术还是要留在台湾,才能将营收挹注于台湾的 GDP。当电子废弃物以物理方式进行前处理的拆解、破碎、筛选后,可以初步得到有价值的金属粉末与非金属粉末。此时若要将金属粉末进口到台湾精炼,必须在输出与输入两国的环保署监管下进行半成品的输出入,但我国不是《巴塞尔公约》的缔约国,我们无法轻易和缔约国之间进行废弃物贸易。

试想,若我们鬆绑五金废料的进口,与其他国家签订贸易协定,一方面协助新兴市场国家建立环保合法的前处理技术,另一方面再将有价的贵金属半成品输入台湾精炼,保留城市採矿的核心技术在国内,达成双赢的局面。

离我们很近的香港,对绿色废弃物的定义是很明确的,根据香港《废物处置条例》,若其进出口的真正目的是循环再造或再利用,可经许可后进出口电子零件及电子组件,而此等零件及组件可作贵金属回收,亦称之为绿色废弃物。

台湾资源缺乏,废弃金属资源更缺乏,我们身为半导体与电路板生产大国,动脉产业如此蓬勃,如果加速开放金属产业用料需求之事业废弃物进口,就连静脉产业也可以发展起来。台湾要做的不是因为高污染风险而全面禁止,而是如何在解决全球电子废弃物的高度下,提升产品效益并符合国际及欧美规定,做到单一废弃物处理厂的合格进口许可与监管,废弃物处理对环境的风险对策,建立政府监管机制与废弃物追蹤系统。

当人类发展的现况是电子垃圾永远存在于地球上,矿产被封印在这些电子垃圾里时,希望政府与环保团体要以积极主动的态度去面对,避免开採更多的原矿,让地球上的各国在市场贸易走全球化的当下,在电子产品后端的处理也可以合理地分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