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命:裸出天朝盛世 小人物无奈性命(下)

  • 阅读(295)
  • 点赞(196)
  • 收藏(252)
  • 日期(2020-08-03)

裸命:裸出天朝盛世 小人物无奈性命(下)

试读连结

在第一部分,强巴被他的老闆、在藏区作文物买卖的汉族大娘梅姐包养,接着又爱上梅姐年轻女儿贝贝,这是《肉团》中要呈现的情慾,追逐贝贝到北京后,强巴看到一群年轻人为保护流浪狗的运动奔走,是《刍狗》中的人命贱如狗命,因为生计而堕入黑暗的底层,是上访者漂流在《异乡》中的飘荡。

《裸命》三章节从《肉团》、《刍狗》到《异乡》撕开天朝的遮羞布,「裸」出了中国的一些现状,与《盛世》相较,一个是由上往下,一个是由下往上,是极好的合成,裸命的故事,更呼应了《盛世》的寓言—在国家机器的运作下,和谐无所不在。

三个故事,是小人物的「命」堆砌而成,都会成功女性掌握经济力量后,享受开放的情慾;被包养的小狼狗,下意识摆脱建立在物欲上的情慾,寻求解脱,西藏成为观光区后,建设速度跟不上观光人潮,对藏人生计的冲击,追寻出生根源的少女,发现生父其实是同性恋;被盗掳的狗儿有爱狗者营救,上访北京申冤不平却入黑牢,人命贱如蝼蚁不如狗;看似独立无关的故事,却是「裸」出了一个又一个天朝居民和谐表面下的故事。

这些小人物的故事,说远了,有同样点出京城居大不易的小说《蜗居》,说近了有已经推出续集的电影《人在囧途》,但前者,毕竟仍是个大陆奔富阶段的小白领才担心得起的奢侈问题,故事结局还是含蓄的将因果导到男女情爱混杂官场权力的纠葛,而人在囧途,则是以一连串乍看无稽巧合,实则对经历过大陆春运的人来说,毫不为奇的故事,让外行哈哈大笑,内行苦涩微笑,两者都只是轻触问题的外表,未能直探问题本质。

而「裸命」就是猛然一抖,从《盛世》这袭华美的袍子,甩落「肉团」、「刍狗」、「异乡」等几只蠕动爬行蝨子,让过去躲在华袍之后的里子赤裸而见,面子跟着轰然扫地,套句网民用语:这就是赤裸裸的打脸,打得既猛且重,也因此,当今天朝的书店中,根本找不到陈冠中《盛世》、《裸命》这两本书,毕竟四海昇平的氛围下,万事都要和谐,岂容火辣辣的巴掌声响起。

对于读者来说,读禁书,乐趣一也,读禁书而又能长见识,乐趣二也,即便不想带着如此沈重的负担读书,就权当这本书,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信者恆信,不信者,笑谈掩卷当故事读也无妨,这种带着距离感叙事的美学,是陈冠中为文的坚持:「我希望不夹杂情绪,缓缓的把这些故事摆放在读者面前」,让文字本身带动传播的力量,至于真、假,判断的力量,陈冠中还给读者作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