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ro为何赔钱卖还被嫌贵?补救之道是建议效法电信业者

  • 阅读(819)
  • 点赞(860)
  • 收藏(658)
  • 日期(2020-08-14)

「平民版特斯拉」Gogoro上市的话题延烧,但讨论焦点全部围绕在「售价」的合理性,所谓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看热闹,业者的为难和困境,还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儘管人人喊贵,但以经验判断,几年内Gogoro绝对是处于烧钱推市场的状态,而目前的Gogoro订价,许多成本其实并未直接反映在售价上,而是业者自行吸收。简而言之,Gogoro的售价虽高,但却绝非因为利润高所造成,而是若不採取这种售价,则这间公司可能是无法继续营运下去的。

Gogoro採取换电式电池,换电式与充电式的差别,简单来说就是电池能否取出替换。照常理来说,交通运输工具,不像手机可以随时随地接上插头就充电,也无法外接行动电源,充电时间更需要数小时之久,而现阶段电池技术的续航力都还未能达到大众的期待,因此採取换电式的设计应该是最为合理的做法。

然而全世界採用换电模式的厂商,可说是屈指可数,主要原因就是在于消费者最在意的「售价」。

一般油车製造业者销售给消费者的只有车体,而不包含后续的能源费用,更不需负担建站成本;然而採用换电式的电动车业者来说,站体的建置成本以及备用电池的费用,是企业都难以承担的巨额数字,也成为产品定价高昂的主因。

换电,意谓着除了车上的电池,还需要备用的电池,备用的比率,则与行驶路线的长短及车辆数有关。除非能够精準的计算出行驶路线和时间,并在车辆数达到一定规模,才能够将备用电池数量加以优化,否则备用电池的数量绝对是在两倍以上,甚至是更高。而目前运输用电池的成本高昂,若将备用电池的费用全数转嫁于消费者,则会造成售价无法被市场接受,所以只能让製造商自行吸收。

以色列曾有一间採用换电模式的电动车公司Better Place,在上市前他们原本预估能在第一年销售十万辆汽车,并在以色列、丹麦、澳洲、美国境内成立一座座换电站,但最后却只销出了2500余辆,烧光了十亿美元的资金,2013年宣告破产,留下高达5.61亿美元的亏损。

Gogoro为何赔钱卖还被嫌贵?补救之道是建议效法电信业者

你能想像一个城市的发电站和基础电力设备是由一个民间业者来承担,而且连客户会不会买单都还不知道,就必须先投资把系统建构起来,需要多大的资金需求?如果无法短期内在市场上迅速的推广,让车辆的使用数量达到规模经济,那幺庞大的换电站土地取得、建置和营运成本,便会在短时间内消耗大量企业资本。

因此电动车若无法与政策或政府结合,由政府来经营换电站,或是如同中国大陆政策强制要求替换或提供补助,而要靠民间业者来自行经营,可说是相当大的赌注。这也造就了电动运具难以普及,技术上也因欠缺市场及资金支持,而难在短时间内有突破性的发展。

事实上,Gogoro确实已经掌握不少优势,包含:

    换电站体规模、建置费用及人事成本相对便宜 机车电池储存空间小,换电站设置地点较容易取得 机车造价较汽车便宜,使用习惯上也较被视为短程运具 台湾机车製造技术成熟,国内供应链完整 台湾机车密度世界第一,又以台北为最

上述几点,都是Gogoro在思考切入市场策略成功的地方,也能为自身争取较多的空间及时间去拓展市场。此外,为了让消费者能够接受售价较高的电动车,不论是外型设计及其他附加功能的整合,也能看出Gogoro的用心及企图心,而在品牌形象塑造和公关操作上,Gogoro确实也做到其他国内机车业者无法达到的境界。

若是能够让Gogoro立足台湾,让台北成为一个换电式电动车的示範据点,Gogoro是有机会走出台湾,也能提供台湾更多的就业机会。

Gogoro为何赔钱卖还被嫌贵?补救之道是建议效法电信业者

Gogoro眼前售价无法突破消费者的心理门槛,主要是定价策略轻忽消费者还不习惯,车价中包含了能源和保养等其他使用成本的销售模式,因此Gogoro被用来与其他车辆相比时,消费者便会认定售价也高得惊人。

然而产品价格一旦公布,要调整也来不及了,补救之道应该是推出更多的选择方案,将车价与换电费及保养费拆开,使车价在补助后的价格能控制在9万以内。另外效法电信业者,推出多种能源使用方案,而不是一视同仁的「吃到饱」,而该给予使用量较少,或是合约期较长的用户更多的优惠。

此举能够给予消费者习惯的比较基础,也能让台湾习于杀价、比价及追求CP值的消费者更多购买的诱因,亦能透过长期合约模式,提供经营者稳定的现金流来源。

此外,若能在售价新方案推出后,伴随着更多的消费者教育及公关活动,才有机会让大众舆论转向,进而开启第二波产品策略。